江熙 结婚当天被爆丑闻,她的潇洒值得每个女人学习!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摘 要

“于小蛮,咱们可是一个宿舍的革命友谊,我这一杯,你可一定要喝!”江熙,自己的大学室友兼闺蜜,于小蛮一下勾过江熙的肩,“熙爷的酒,我怎么也得喝!”“敬我最后的单身之夜!”说完于小蛮拿起红酒杯一饮而尽。明...

“于小蛮,咱们可是一个宿舍的革命友谊,我这一杯,你可一定要喝!”

江熙,自己的大学室友兼闺蜜,于小蛮一下勾过江熙的肩,“熙爷的酒,我怎么也得喝!”

“敬我最后的单身之夜!”说完于小蛮拿起红酒杯一饮而尽。

明天,就是她跟宋邵礼结婚的大喜日子,在这个欢喜的连睡觉都觉得漫长的兴奋之夜,几个狐朋狗友一起给她筹备了这个单身party!

江熙看着于小蛮的酒杯见了底,眼底划过一丝阴狠,又立马消失不见。

于小蛮刚想说话,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,使不上力气,身体里热气涌动。

“我不行了,你们喝吧,我好像已经醉了!”

于小蛮连连摆手,眼前天旋地转,站起来也都是摇摇晃晃的。

江熙使了使眼色,两个男人走上前去扶住已经晕乎了的于小蛮。

“小蛮啊,我叫人送你回家吧!”

于小蛮挠了挠脖子,嘟囔着,“好啊回家,明天……明天我结婚……”

江熙跟着两个男人把于小蛮送出了包间,跟着酒店的服务员直奔酒店高层的总统套房。

江熙看着于小蛮躺在大床上,脸颊微红,双眼迷离,那虚弱小样子不知道让多少个男人心里头都惦念着,今天晚上一过于小蛮只是人见人唾的烂人,想到这里江熙就觉得无比地痛快。

“快走吧,龙哥马上就要回来了,别坏了龙哥的好事!”

“哼,急什么,我还有最关键的一步!”

“什么……”两个男人一头雾水。

江熙杏桃般的眼睛划过一丝阴险,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微型摄像头安置在不显眼的角落。

“我说江小姐,你也太狠了!”

江熙用妖艳的眼角冷冷得看了两个男人一眼,“你们老大的活什么样?”

“外面都在传跟大哥泡澡不能捡肥皂,不然好几天都离不了床,你说呢?”

“行,走吧!”

说着两个男人跟着江熙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间,轻轻地关上了门。

同时,一辆劳斯莱斯幻影撕裂了c市入夜时的灯红酒绿升平歌舞,停在了菲尔酒店楼下。

一个一身顶级手工定制西装的男人在助理拉开车门后走下来,男人站在酒店外的霓虹下,露出一张如同精雕细琢刀削斧凿的面孔,刚毅的面部的线条增添了男人冷峻的气息,眼眸漆黑幽深似乎是黑洞一样满是诱惑与未知,男人轻轻挑嘴,尽是邪佞之气。

“顾先生,一路风尘仆仆辛苦了,我来带您去您的房间!”酒店经理恭恭敬敬地站到他的身侧,“这边请!”

顾子炀一到房间就脱下西装外套,随手给丢在沙发上,只觉得烦闷,扯了扯领带正要朝着浴室走去却听到从卧室传来一丝吟喃。

“热……呼,要被烫死了……”

看着床上躺着一个不停翻来覆去,一只小手还不停扒拉着自己衣服的女人,顾子炀站定眉头微蹙。

这些女人,为了爬他顾子炀的床还真是不择手段,连这种事也做的出来。

给自己下这么猛的药,而她们又有什么自信和资本勾yin他顾子炀成为她们的解药。

想着,顾子炀沉晦的眸里露出不屑,向前走了两步解开了袖口上的纽扣,单膝跪到床上想要把这个女人给丢到门外去。

顾子炀的大手刚覆盖上于小蛮滚烫的皮肤,突然而来冰凉不由得地让于小蛮浑身一个哆嗦。

现在犹如火灼的于小蛮贪念这样冰凉的触感,刚被顾子炀拖拽起来的她,一下子朝着顾子炀扑过去。

于小蛮的脸埋在顾子炀的脖颈之间,手勾住他的脖子,嘴里还在喃喃,“好舒服呀,你是冰棍儿吗?”

顾子炀神色一凛,深邃的眼睛里似乎有暗流浮动。这个女人似乎已经触到了他的底线了。

顾子炀抓住她的两只手,想等会儿叫酒店负责人来把这个女人给抬出去。

没有想到正要把她推开的时候,于小蛮的脸不安分地在他脖子上乱拱。

“好热……”

“你为什么这么香,冰淇淋吗?”

“什么口味的?”

顾子炀刚觉得不妙的时候,脖子间就感觉到一片湿热。

“好甜啊!”

被惹怒的顾子炀一下子把于小蛮推开,于小蛮软绵绵的倒在床上,小嘴嘟囔着似乎是在为自己到手后又飞走的甜品感到不悦。

“唔……好热啊……”倒在床上的小人儿蜷缩成一团闷哼。

“好热啊!”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,于小蛮只觉得后背灼烫,穿着露背连衣裙的她翻了一个身露出了她洁净的后背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