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疗店 网友自曝足浴店打飞机经历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摘 要

足疗店女友已是前女友,将成别人的新娘,一个与我无关的孩子也将在几个月后降生,她只给我留了一个故事,我吃两片泻药,准备在睡不着觉得时候,给大家讲出来。 先说说我自己吧,老家在农村,辛苦考入了一座城市的二流大学,又找了份辛苦的工作,每月工钱仅够糊口。

开足疗店大概需要多少钱_足疗店_足疗店有哪些服务项目

女友已是前女友,将成别人的新娘,一个与我无关的孩子也将在几个月后降生,她只给我留了一个故事,我吃两片泻药,准备在睡不着觉得时候,给大家讲出来。

先说说我自己吧,老家在农村,辛苦考入了一座城市的二流大学,又找了份辛苦的工作,每月工钱仅够糊口。

那天是单位聚餐,大概是快到年底了,老板盘点发现赚了不少钱,就请大家吃饭,大家一起哄,我就不小心喝多了。

骑车在路上,我觉得头晕晕的,晃晃悠悠就到了一家足疗店门口,这时一个小姐出来倒垃圾。

她上身黑色T恤,下身黑色超短裤,黑色的丝袜,在冬天显得很突出,看来玻璃门上“内设空调”绝对不是虚假宣传。冷不丁这样打个照面,酒精麻痹中的我受到了诱惑,很想看她的脸,可惜的是,她的脸被头发给遮了,然后一转身就进门了。

假如没有喝酒,我们会就这样擦肩而过,她不会在我的记忆中停留超过两天。

可人生没有假如。

喝了酒,我就像中了邪,踉跄着把车停好,一头就扎进了足疗店

店里有两个按摩女郎。

趁我停自行车那功夫,倒垃圾的女孩已经端坐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十字绣,绣得是一轮红日满天彩霞,太阳已经升起小半边了。

门口的板凳上还坐着另一个小姐,留着披肩长发,黑的,涂着棉花糖一样虚浮的脂粉,白的,整个人像是刚刚从电视机里爬出来,她大概快40了吧,简称老姐吧。

沙发上的,是张青春洋溢的脸,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,没有化妆,那是张纯净水一样的脸,稚气未脱,带着俏皮的笑容,而白色T恤下鼓起的乳房,又分明在尽情倾诉着一个女人的疯长。所谓巨乳童颜,就是这么具有杀伤力。

借着雄壮的酒劲,我眼睛直钩钩盯着她和两个乳房,她并不畏惧,依然笑看着我。

正当我看得如火如荼欲罢不能时,老姐说话了:

先生要敲背吗?

“恩,对”。

老姐欢天喜地,站起身就要把我往里领。

我忙对她摆了摆手。

“让她帮我敲吧”

我指了指沙发上的女孩。她扔掉十字绣,步履轻快地把我领进了按摩间。

进了屋,我就往按摩床上一躺,把鞋子蹬掉在地上。

我1米76,125斤,不能算消瘦但起码是偏瘦的。

但我床上一躺,床基本就被铺满了,这个床还真够窄。

一躺下来,我就发现躺错方向了,因为该床前高后低,如果我再正常点,我应该把头放在高处脚放在低处。

但我当时喝了酒嘛,一冲动就躺错了方向,把头放在了低处,脚放在了高处。

血缓缓地往我的脑部涌动,我躺得很不舒服。

她看出了我的不舒服,捂着嘴笑了起来。

问:这样躺,你舒服吗?换一边躺吧。

我说:挺舒服的。

见我死要面子活受罪,她笑得更厉害了,一边搬了个板凳坐在我的头旁边。

我躺在按摩床上看她,她坐在板凳上观察我。

因为喝酒和脑部充血,我的脸红扑扑的,看起来应该挺淫荡。

4/她长得真好看,看了半天,我就得到了这一个印象。

她的脸很白净,闪着光泽。

她的头发很黑很浓密,用皮筋在脑后扎成一撮马尾。

她的眼睛很大,晶晶亮,日本动漫里的美少女都有这种眼神。

如果说,她的脸是一汪纯净水。

而她的胸是两坨火焰山。

现在,那件白色T恤就紧贴在我的脑袋跟前。

很丰满,是女孩特有的丰满,挺挺地圆圆地立在那里,勾勒出一道白而清晰的乳沟。

我想闭上眼睛,一头扎在那道沟里。然后像以前的知青那样在山沟沟里呆上那么十年五年,组织上让我回城我也不回城。

我又有些后悔那天酒喝的还不够多,否则我为什么不敢一头扎过去?

她眼睛扑闪扑闪地望着我,我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。

她笑着问我:你要做哪一种按摩啊?

声音很脆很甜,像红富士,小学语文课本里形容这种声音叫“银铃”。

我对色情场所的印象,基本来自于影视剧,那里面,小姐的穿着是很露的,小姐的声音是很嗲的,嗲完以后就跟条蛇一样往男人的身上缠。

她一点都不嗲,倒像是跟一个挺熟的朋友在讲话,热情而不见外。

盯着她裸露出来的白白的胸,黑色袜夹裹着的大腿,我倒更希望她能嗲嗲地说话,温柔地扑过来。哪怕就是真变成条蛇,我一定会像善良的农夫全心全意地把她给捂暖。

我问她:你们这里有什么按摩啊?

她说:30元的普通按摩和50元的按摩?没有全套服务。

我接着问她:50元按摩怎么做的啊?

就是打飞机啊。

酒精继续刺激着我的胆量,我问:那我能摸你吗?

她笑了一下,说:能。

耶耶耶。。。足疗店。。

我的脑袋热了5度。

说:那就做个50的吧。

她又笑了笑,没有再说话,手缓缓地按到了我的牛仔裤,注意,是关键部位。

隔着厚厚的牛仔布,我还是能清晰地感觉到她手的温柔。

我的脑袋又热了5度,达到了惊人的47度。

这时候,她又说话了:

我们两个人帮你敲吧,会更舒服一点。

很显然,她指的是外面那位老姐。

长长的黑发,煞白的脸在我脑中略过。

对于我,她似乎有些老了,这是用多少化妆品都弥补不了的。

“算了吧,就你一个人吧”

我婉拒了下。

“今天生意不好,就照顾我们一下吧,我帮你亲胸,她帮你打”

这句话形成了一个活色生香的画面,对未经人事的我来说,这是一个无法拒绝的诱惑。

而且,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这么漂亮的女孩,并非男儿本色。

我说:那好吧。

女孩很满意,朝外面喊了一句什么。

因为用的是南方的方言,我没听懂。

老姐很快挑开门帘走了进来。

她很利索地直奔我的双腿,女孩则往我的头跟前挪了挪。

老姐太敞亮了,上来就把我的牛仔裤连同短裤一起褪了下来。

紧接着,就拿女孩刚才拿进来的“洗洁精”往上倒。

我身下一凉,大惊失色。

开足疗店大概需要多少钱_足疗店_足疗店有哪些服务项目

忙半坐起,慌不迭地问道:那是什么?

老姐笑了一下:

这是精油啊,以前没出来玩过吗。

我不知道什么是精油,但知道什么时候该装傻,重新躺了下来。

下体冷冷滑滑的,被人给攥着,我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但我想,传说中的无痛人流应该也就是这样吧。

女孩这时候也开始行动了。

她把我的毛衣连同衬衫一起卷了起来,露出了我两块瘦弱的胸肌。我还没来得及惊叫,她就轻轻地伏下身子,用舌头轻轻地吹拂着它们。

春风神马的全是浮云,她的舌头才是神话,看着它耸动的马尾辫,我觉的所住的并非人间。

天堂,一定的。

人是感官动物,会思考的感官动物。

但当感官刺激超过一定当量时,人就不会思考了。

按摩床上的我,当时丧失了思考能力。

除了快感,还是快感,漫山遍野,普天盖地,如多隆对韦小宝的景仰之情连绵不绝。

女孩继续亲吻着我的胸,老姐只重复着一个动作。

快感让我失去了控制力,

我把手伸进了女孩的白色T恤内,那是我向往已久的一个动作。

新一轮的快感从手掌传出,那么温暖,那么浑圆,那么有弹性,诱惑活生生变成了我掌握的现实。

这时,多方的快感最终形成合力,我被击溃了,呈现出被击溃后的痉挛状态。

女孩和老姐停止了动作,她们应该会相视而笑的吧。

老姐拿纸巾迅速擦了擦我,说了句:真多。说完,就掀起门帘走了,就如她轻轻地来。足疗店&pide;

女孩没有立刻离开,看着我慌慌张张地整理衣服,她象刚开始那样笑着。

我有些不敢拿正眼看她,象是做了什么大不了的亏心事。从钱包里掏了100块钱出来,放到床上,然后就逃也似地冲出了足疗店

不管是美梦还是其他什么梦,我都以为这是个梦,出了门,我的梦也就醒了,但我不知道,如果这是个梦的话,那么这个梦才刚刚开始。

8、在足疗店打了次飞机后,我的心情此起彼伏。

我还想再去,可却没什么钱,经济问题从来就是个大问题。

于是我就憋着不去,每次骑车从足疗店经过,我都拼命蹬几下,不是怕她们看见,而是怕我又看见了那个女孩。

但我会忍不住地想她,想她的脸,想她的笑,想她的马尾辫,最后长久地回味摸胸的味道。

没过几天,我还是又去了她们的足疗店

没有什么突发的理由,就是想见她,非常想见她。

日期:2011-03-1423:18:11

那晚夜色迷茫,我推开玻璃门进了足疗店

老姐依然坐在门口的板凳上,女孩坐在沙发上,她们一起在看电视,一台很小的电视,图像也不清楚。

她们都认出了我,双方微笑致意。

老姐先开口:

今天,还是我们两个给你一起敲吧。

我忙说:

今天就让她给我敲吧。

老姐没继续推销,女孩站起身,说了那天晚上的第一句话:

那我们进去吧。

那天,我没喝酒,也没那么慌乱,躺到按摩床上时,我也就很自然地把头放到了高处。

她大概是想到了那天的情景,突然间笑得很厉害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